淡泊有真味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时间:2018-07-09 17:04

  从小就喜欢王维的田园诗。王维的田园诗意境清丽质朴,宁静空灵,苏东坡盛赞“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王维的田园诗具有十分鲜明的中国画特质,每个意象都灵动逼真,就是一帧精美的田园画卷。诗人情绪与田园风光水乳交融,含蓄隽永。 

  王维的诗,是色彩斑斓的田园写意。王维是一个调色高手,在他笔下田园风物既有鲜明的个性色彩又和谐统一,寥寥数笔,境界便出,寻常景致便入诗入画。即便是二十字的绝句,也是色彩丰富,搭配得当,十足画家功力。“荆溪白石出,天寒红叶稀。”一红一白配伍,使深秋那个叫荆溪的农村小河有一种明丽的美。“清浅白石滩,绿蒲向堪把。”一白一绿之间,初春河滩的勃发生机跃然入眼,淑气十足。 

  王维的诗,是情趣盎然的小动物素描。寻常小动物,却是王维的挚爱,是他田园诗画的主角。千年前那些个小动物的标志性的动作,王维总是能准确地抓住并刻画了那可爱的一瞬,让那个乡野饶有情味。“飒飒秋雨中,浅浅石溜泄。跳波自相溅,白鹭惊复下。”多么美丽有趣的白鹭戏波图,白鹭在雨中的敏捷、执着、几分顽皮,生动地在眼前浮现。“秋山敛余照,飞鸟逐前侣。”在夕阳最后的余光里,雌雄双鸟前后相随把巢归,温暖而又充满天伦之趣。“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原野的白鹭在雨中总是格外的耀眼,而浓阴背后黄鹂的歌声也许是那时最消暑的天籁之音。 

  王维的诗,是多情的乡村生活图景。王维笔下的田园生活真实生动,质朴而饶有情味。虽然所描写的生活场景即便在今天看来也是再熟悉不过,但却充满了美感和诗意。“家住水西东,浣纱明月下。”“竹喧归浣女,连动下渔舟。”那群洗衣裳的少女无论在竹林里嬉闹追逐,还是在如水的月下劳作,都让这个田园的生活充满青春灵动的活力,也使乡村生活充满美感。让别人认为粗鄙的乡野,在诗人笔下充满诗意和幻想。“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乡村老人如此无拘无束,亲密无间,一幅老顽童群戏图。 

  王维的诗,是幽静悠远的田园隐逸图。王维诗有不少篇幅意境幽静,禅味浓郁,使其笔下田园别有一番禅境之美,呈现出鲜明的“诗佛”色彩。“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明月如水,水清如月,水月交融,此中静谧空灵,那个赏月人衣袂飘飞,面对山水静默无言,此种闲逸难以言表。诗人有时也直抒胸臆,表达对超脱闲适生活的挚爱。“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可见王维在田园中真正地过起了“慢”生活,已无名利牵绊,案牍劳形了,随心所欲,把自己真正融入自然之中,自然而然地生活。 

  在儿时的记忆里,春天看父辈们在雨中戴着斗笠披着蓑衣赶着牛犁田,看燕子在屋檐下筑巢,听布谷鸟在雨雾深处呼唤;夏天踏着青石板的小路去河边捕鱼捉蟹,晚上在村口大树下听老人讲鬼狐的故事,举着网兜扑捉流萤;秋天看天空高远雁阵南飞,一群小伙伴上山采野果;冬天里村民围着火炉煮茶闲话。在王维的诗中,我总能回味到一股浓烈的乡愁,如醇似酒。 

  而今,喜爱王维的田园诗,不仅因为田园风物的美好,更是因为从中品味出诗中淡泊真味。淡泊者,恬淡不争寡欲。“一切景语皆情语”,王维在描绘他心目中美好田园时,或隐或显表达着自己回归自然,对话山水的冲淡旨趣和不争名逐利的平和心境。因此,王维的诗中充满了宁静、质朴、旷达的审美特质。淡泊也是一种可贵的气质,“非淡泊无以明志”。读王维的诗,既是审美之旅,也是自我修持。(宋春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