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重拳整治违规收送“红包”礼金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时间:2018-09-21 15:52

  93日,深圳市纪委监委通报11起违规收送“红包”礼金问题; 

  912日,深圳市南山区纪委监委通报8起违规收送“红包”礼金问题…… 

  近年来,深圳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在做好教育引导、监督检查的基础上,强化查处问责,保持对违规收送“红包”礼金问题的高压态势。 

  齐抓共管 打出治理“红包”问题的“组合拳” 

  受传统影响,深圳素有逢年过节包“红包”的习俗,因此,在治理违规收送“红包”礼金时,更加注重各界的参与。从2000年治理“红包”礼金问题开始,深圳就把各部门齐抓共管作为一个重要的思路,并在随后的工作中不断完善。今年6月,深圳市委市政府出台《建立健全纠正“四风”长效机制规定(试行)》,明确把“红包”、礼金等“四风”问题的纠正情况纳入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考评,完善了这项工作的组织领导机制。 

  前不久,深圳市党风廉政建设领导小组又制定《整治违规收送“红包”礼金问题专项行动方案》,进一步明确存在问题和工作责任,拿出切实管用的硬招实招,对违规“红包”礼金问题进行“靶向治疗”。 

  工作中,深圳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开展违规收送“红包”礼金问题线索大起底,重点查处公务活动中收受“红包”礼金;收受管理服务对象及下属单位和个人“红包”礼金;借节假日、婚丧喜庆之机违规收受“红包”礼金;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或其他特定关系人利用其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收受“红包”礼金等4类问题“红包”礼金。 

  深圳市财政、发改等部门联合组织开展针对全市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的“小金库”问题专项检查,切断用公款送礼的财源。与此同时,建立健全财务管理监督制度,坚决落实预算部门预算执行主体责任,依法加强预算单位的内控监督,从源头上切断用公款赠送“红包”礼金、有价证券和支付凭证的资金来源,发现涉嫌违纪违法的问题线索及时移送纪检监察机关处理。 

  此外,审计部门有针对性地加强对2015年至2017年违规用公款收送“红包”礼金问题的审计。及时发现有关单位虚列支出、虚开发票套取现金用公款送礼,以及用公款购买、发放、赠送购物卡、积分卡、预付卡等各种有价证券、支付凭证等问题线索,涉嫌违纪违法的及时移送纪检监察机关处理。同时,重点关注二、三级财政预算单位以及监管缺失的行政、企事业单位,弥补监管的缺失。 

  双向打击 既查违规“收”也查违规“送”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很多贪腐问题都是从“红包”礼金开始的。正因违规“红包”礼金问题潜在危害较大,深圳始终坚持对此类案件保持高压态势,发现一起查处一起。这个查,不仅限于收。“违规收送红包礼金不是单向行为,治理这个问题必须在送和收两头同步发力。”在梳理了大量违规收送“红包”礼金案件后,深圳市纪委监委相关部门负责人如是说。 

  在这一思路的指引下,深圳市纪检监察机关坚持“违规收送一起查”的双向打击——在坚决查处违规收受“红包”礼金问题的同时,加大对违规赠送“红包”礼金问题的处理力度。 

  深圳市罗湖区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局原调研员张国平就是因送‘红包’而受到查处的典型案件。2011年至2014年,任罗湖区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局党委书记、局长的张国平,为了与时任罗湖区副区长邹永雄搞好关系,先后四次送给邹永雄礼金合计人民币4万元。20183月,深圳市纪委监委给予张国平党内警告处分。 

  除了严查到底、双向打击,该市纪检监察机关对违规收受“红包”礼金问题进行深入分析,总结其隐形变异问题。在“红包”礼金的表现形式上,不限于货真价实的“红包”,更严查以虚开发票套取公款形式赠送的“红包”礼金、支付凭证和消费卡,以及以“专家评审费”“专家劳务费”“交通补贴费”等名义变相的“红包”礼金,让变异的“红包”无处遁形。 

  纠治并举 “不敢不能不想”一体推进 

  2012年至2017年,段传尧在任市政府采购监督管理办公室主任期间,先后多次收受深圳市某招标公司总经理彭某、深圳市某交通技术公司执行董事杜某所送礼金合计人民币11万元、购物卡合计面值人民币3.8万元…… 

  2011年至2015年,何帆在任市公安局南山派出所党支部书记、所长期间,为了与时任南山分局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张某搞好关系,先后多次送给张某礼金合计人民币2万元、购物卡合计面值人民币2.5万元…… 

  “在九月的第一个工作日,发布上述违规收送礼品礼金典型案件,正是为了加强警示教育,形成有力震慑。让党员干部在接下来的中秋、国庆等假期节点拧紧廉洁这根‘发条’。”深圳市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除了在媒体公开曝光,《建立健全纠正“四风”长效机制规定》还明确书面通知、发送短信、口头提醒等多种方式。同时,还对点名道姓通报曝光的形式作出了规定,要求本地区本部门发生的,在本地区本部门通报曝光;在行业系统发生的,在行业系统通报曝光;社会普遍关注、影响较大的典型案件,要向社会通报曝光。上述19起案件,正是回应社会关切,向社会通报具体情况。 

  与点名道姓通报形成震慑相呼应的是,深圳市纪检监察系统也在细微处体现着对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的关心爱护。 

  去年底,深圳婚丧喜庆事宜监管系统上线运行,对领导干部婚丧喜庆事宜进行监管,防止出现大操大办、违规收受“红包”礼金等问题。深圳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组织领导干部配偶开展丰富多样的廉洁教育活动,要求干部配偶当好“廉内助”,看好自家门,管好自家人。此外,各派驻单位也在尝试各种方式方法,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前海廉政监督局创新监督惩戒形式,督促前海管理局与中标企业签订廉政、经济双合同,仅今年前9月已经签订了59份。派驻市建筑工务署纪检监察组督促该单位与供应商签订“你不送我不收”共同抵制“红包”礼金的廉洁承诺书。 

  “实践告诉我们,‘红包’礼金问题具有顽固性、隐蔽性,必须严字当头,常抓不懈。”深圳市纪委监委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为成风化俗,在全社会形成自觉不收送红包的良好氛围,深圳正在探索推行反贿赂管理的深圳标准,借鉴国际先进理念,运用标准化、市场化手段,推动全社会共同参与反腐败反贿赂。下一步深圳市纪委监委将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让广大党员干部分清人情与纪法的边界,让各项纪律要求转化成广大党员的行动自觉。